【齁齁呼嚕】
快樂貓回來了, 你呢? 你的快樂回來了沒?

 


時間不夠用怎麼辦?


就擠牙膏吧.


( 畫面: 全聯先生拿出卡片開始擠牙膏, 擠. 再擠. 再擠... )


時間也是裝在牙膏管裏面的, 為了世界和平, 我一定要用力擠!


 


這次上台北決定得很倉促, 要見的人太多,  時間根本不夠用, 甚至住士林的莎嫂姐姐每天來電最後也只能殘念,


我沒去故宮. 沒去101. 沒去西門町和九份. 也沒去警察局,  為的就是擠出一點時間給 哈雷七匹狼.


七匹狼是四匹公狼和四匹母狼, 也就是四對夫妻 (其中七位有自己的哈雷),


七匹狼有各自的工作, 估算要見到全員該是晚上了,


但這次台北行只有三個晚上可用: 一晚在宜蘭. 一晚是基督徒的聚會, 一晚留給接待我和莎嫂Sabrinna,


怎麼辦?


 


自從花蓮金澤居初遇哈雷後, 吳大哥一直關心我們, 這兩年颱風也都來電關切屏東災情, 真是很感動的,


「上台北一定要來找我們!」


「噢, 好.」


(過了半年...)


「怎麼還不來?」 吳大哥夫妻的熱情和哈雷迷人的排氣聲浪一樣教我難以抗拒,


上台北的第一天就先打電話告知吳大哥, 但能不能成行還是未知,


熟料吳大哥一聽我們人在台北, 「你們在哪裏? 我騎車去接你們!」


他一說完, 彩虹啦. 櫻花啦. 畫眉啦. 喜雀啦, 紛紛從話筒裏跑出來, 整個舒服, 誰說台北人冷漠的?


用無辜的表情和 Sabrinna 商量, 她雖然有點累, 沒第二句話就義不容辭的載我們過去,


台北真是美好的城市.


 


 



高速公路上,  101 拍起來像發生地震一樣,


 


我們抵達的時候, 七匹狼不但全員到齊, 連家族新成員沈哥也來了, 


見哈雷家族實在太開心了, 但因為我很閉鼠, 有點不知所措, 只能一味傻笑, 嘿嘿. 嘿嘿...


 


一進吳大哥的門,


一隻猛獸迎面撲了過來...


「!」


 



哇, FLHTCU ULTRA CLASSIC ELECTRA GLIDE ?!


1584cc, 往復六檔, 413公斤, 好像一頭雄獅, 帥到撞牆! (撞)


「咬緊! 咬緊!」(自言自語)


唉, 我有個壞習慣, 若不咬緊牙關, 看到這輛哈雷的航空母艦, 就像豬八戒看到美女一樣, 口水一定狂噴!


豬八戒? 呔, 這樣講不大合適, 不過就是這個意思.


 


「進來吧」吳大哥帶我往廚房走,


七匹狼早已就坐, 吳大姐談笑風生, 桌上滿是下酒佳餚,


眾人一陣寒喧後, 吳大哥從冰箱拿出一小缶東西, 從裏面挖出一小匙抹在小黃瓜上面,


「來, 嚐嚐看...」說完塞了一片過來,


咦? 上面有一粒一粒黑黑的東西,



「這是什麼?」(有點像縮小版的珍珠粉圓)



 




一口咬下, 嗯, 一點點像海風的鹹, 也有一股特殊的鮮, 沒體驗過的滋味,


「這是魚子醬」坐我旁邊的阿順說 ,


魚子醬 ! (註)


如果有一個天使專門記錄我的一生, 那他剛記下了新的一行,


「2012年8月28日 晚上10:02 , 50歲的莎子在台北吃下人生第一口魚子醬!」


 



「這一小缶就要上萬咧.」阿順說, 


剛入口的魚子醬差點吞不下去,


哇, 那這一口差不多就等於一客8 盎司的菲力牛排咧, 咋舌.


 


找個空檔回到車庫,



人家車庫是停兩輛汽車, 吳大哥停的是四部哈雷,


有經驗了, 以後看哈雷要戴口罩...


照片後方是小葉夫妻, 他們特別出來陪我, 他們和我一樣話不多, 但很有南部人的那個溫度,


吳大哥的女兒女婿曾騎這部航空母鑑下台南, 我問她坐在上面的感覺,


「哦, 就好想睡, 太舒服了, 跟坐沙發一樣~」


聽完有股衝動, 回屏東後也要把沙發搬到我的光陽豪邁125 上面...


 



   


後箱和側箱 (後箱下方是兩顆音響喇叭).



 



阿順很適合騎在哈雷上面,


 




我呢, 比較適合放在後箱裏面 (氣!)


 


 



我喜歡七匹狼,


不少夫妻和家人都是各玩各的興趣, 一點交集也沒有, 


但這一家子(夫妻. 父子. 兄弟) 都是哈雷, 要玩就一起出遊, 真是太難得了,


 


 


  


上回他們到老實麵館來, 看他們四對夫妻一人一部, 轟隆隆~~轟隆隆~~ 真是和太陽馬戲團一樣好看,


真沒想到, 我真的到了吳大哥的狼窩和七匹狼一起, 


回到屏東半個月了, 七匹狼的真誠慷慨就和百年哈雷的徽章一樣, 風格獨具. 經典永恒!


 


 


後記:


看到吳大哥的航空母艦第一眼, 腦海馬上浮現7 年前的往事,


那年 (2005) 我第一次踏上澳洲大陸,


接待我們的澳洲夫婦住在... 我也不知道住哪裏, 反正就雪梨的某棟公寓,


第二天我一開窗簾, 就在對街, 不可置信的, 你猜我看到什麼?


哈雷!


而且不是哈雷機車, 是一家哈雷專賣店 ! 


 



為了看哈雷, 我還差點死掉,


就過馬路時不都馬習慣看右邊對吧, 好, 右邊沒車過來, 快步通過,


 叭~~ 叭~~ 叭~~  


我忘了, 澳洲是靠左邊走 (難怪右邊沒車過來),


才剛踏出二步, 一輛急駛而過的轎車猛按喇叭, 咻~~的一聲擦身而過, 驚起一身雞皮疙瘩!


 


就在店外, 也停了一部航空母艦, 







 



 




 




 




 




 




 



 




 




這些只是展示區, 他的腹地很大, 後面還有改裝和維修工廠.


 


下面是跟店家要的《2005 哈雷型錄》


    








 



 


註:


這是俄羅斯的品牌「海叉人魚王子」鱘魚子醬.


魚子醬由魚卵製成, 與鵝肝. 松露合稱「西方三大珍味」. 正宗的魚子醬只能由鱘魚的卵製成,


雖然世上有27種鱘魚, 裏海也有5, 但上等的魚子醬只能產自裏海中的BELUGAASETRASEVRUGA三種鱘魚,


由於鱘魚卵本身就是黑色, 故有“黑色黃金”之稱, 俄羅斯伊朗兩國靠近裏海, 所以兩國生產的上等魚子醬佔全球市場的95.


魚子醬昂貴的原因有二:


第一. 野生鱘魚瀕臨絕種, 已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已有養殖鱘魚替代).


第二. 高级的BELUGA 一年產量不到一百尾, 而且要超過六十年的Beluga才可製成魚子醬.


中级的ASETRA 12年左右便可取卵, 入門级的SEVRUGA也要7年才可取卵.


魚子醬最基本的吃法就是直接食用(法國人習慣佐以香檳、伏特加),


先以舌尖擠破魚卵的外囊, 讓流出的蛋白膠質沖淡口中的鹹味. 進而享用魚子醬的甘美.


傷腦筋了, 原來要這樣吃, 唉, 什麼舌尖擠破外囊, 什麼體驗甘美, 我竟然這樣一口咬光光,


胡哩胡嚕的吞下去... 我... 我... 哦, 鱘魚, 我太對不起妳了 (泣~)


要注意的是, 食用魚子醬最忌諱金屬、銀或不鏽鋼的湯匙及器, 否則會破壞魚子醬的溫度及美味,


最理想的方式是用玻璃器皿盛裝魚子醬, 並在玻璃器皿下方放置碎冰塊保鮮, 塑膠或木湯匙都比金屬湯匙.



(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 TVBS專題報導)


 


 


延伸圖文: 七部哈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莎士比豬 的頭像
莎士比豬

莎士比豬的部落格

莎士比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Bell
  • 哇!別說莎哥流口水,<br>我看了都很想流口水,<br>再加上我老公和我兒子的,<br>看來,真的要拿水桶去接才夠~<br><br>
    [版主回覆09/20/2012 08:31:31]<p>哈哈, 沒想到您也會流口水, 我以為只有男人會說, </p>
    <p>如果Bell 老公也在, 那台單眼按不完吧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 貓姥
  • <p><font color="#ff007f">我呢? 有孔子說的另一個優點:「友諒」卻不知這是不是您讓我當朋友的原因之一</font>.</p>
    <p>您是說我得罪過您很多次而不自知?如果是這樣子的話真是要請多包涵我的麻木跟白目了。我想是文字的誤會,因為您是一個風趣的人所以我也就用比較輕鬆的語氣來交流。讓您有不舒服的感覺很抱歉。</p>
    <p>是的,我對某些觀念有一些不苟同,比方說炫耀,比方說很有錢(不是他的錯)但是用錢的方式很暴發戶,就有點讓我眼紅矣。這裡要加上哈哈哈三個字。</p>
    <p>尤其是,可以跟您交往的朋友。好像有點格調上的誤差。這是我的偏見。請多原諒了。</p>
    <p>對某些人,我不會提出一些意見,因為我覺得白說,說也沒用,有些人我願意直言,因為出發點是善意。</p>
    <p>我們都做到這樣高格調了,為什麼不把更好的觀念傳遞下去?</p>
    <p>我也不吃素,但是我決不為了想吃肉愛吃肉而去吃,我吃肉都會禱告的。我也不誇張去說我吃過什麼海底味山上珍的,就像</p>
    <p>我吃魚的時候吃到魚子是那條魚已經被捕了,不是為我捕的,已經死了,魚子是牠原來有的,不是為了愛吃而讓牠死去取卵</p>
    <p>的。吃魚子醬,正如同取熊膽一樣。不太那個。我也只是建議而已,你的朋友繼續吃,有能力吃當然很恭喜他。只是很多人</p>
    <p>不是吃不起不是不懂的生活不是買不起,是為了一點文明的態度。</p>
    <p>我平時都騎自行車走路連公車都很少搭,不吹冷氣,節省用塑膠袋,環保從10多歲開始做。我沒有勸過別人,只從自身做起。</p>
    <p>可惜的是,地球還是變糟了。我也很想不用電腦了,電腦也是環境殺手。還沒下決心。不過應該快了。</p>
    <p>我很不愛搭飛機,因為飛機最不環保,比起燒金紙,飛機還算好的。這些觀念我到大陸去也推廣給親友,因為他們迷失在物</p>
    <p>質的追尋上,迷失在經濟的發展上。有一些成效。</p>
    <p>真的很不好意思,也許你友諒了你的朋友而疏忽了讓他們晉升觀念的機會。這是我想答覆的事情。</p>
    <p>養寵物,有很多方式跟動機。養他們,不是寵牠們不是拿他們娛樂自己的。是跟他們做家人做朋友,讓他們在不適的生存環境下能活著。</p>
    <p>我也救不了許多,只養了三隻貓,都是人家丟掉的。這不是做善事,只是剛好有機會讓他們能活下去。不給別人製造麻煩。</p>
    <p>真不好意思。讓您不舒服,慎重道歉。而且在你回覆之前我已經先道過歉了。</p>
    [版主回覆09/16/2012 15:54:42]<p>親愛的貓姥, 我也要跟您道歉, 真是文字上的誤會, </p>
    <p>請容許我給您一個大大的擁抱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p>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p>
    <p>人家在自己家裏吃什麼東西, 停什麼車都馬是私事, </p>
    <p>偏偏莎子沒事拍了照還弄上來給大家看, </p>
    <p>真是豬頭一個, </p>
    <p>我的錯, 我向您和其他看了不舒服的格友道歉 (鞠躬, 再鞠躬, 三鞠躬~)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9.gif"/></p>
  • Jesse
  • 望啊望啊等啊等,等無心愛ㄟ哈雷好友.終於有一天電話那端傳來(我是老實麵人在台北).腦海順間停格久久無法回神,說清楚講明白後馬上電招所有狼群回窩準備_迎接貴客.一見面所有人就七嘴八舌講個不停,菜也吃不多酒也喝不多,只留下一屋的歡笑聲真是熱鬧非凡.可惜啊可惜時間好短暫,大家都似乎還有好多話沒說完就要分離了,下次肯定要狼群圍堵(騎哈雷)去遊山玩水.不信試試. 嗚.....嗚......
    [版主回覆09/16/2012 15:12:45]<p>問題就在這了, 您不是一個人, 要見面就是見一窩, 非勞師動眾不可, 真是過意不去啊. </p>
    <p>這次沒跟阿郎滿利多聊, 請代致意, 阿嗚~~ 阿嗚~~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 adrey
  • <p>厚 !   我都能想像莎子看到那七匹狼的時候    眼睛發光的樣子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4.gif"/></p>
    <p>一個人有強力的愛好是好的   生活才有趣</p>
    <p>我記得上次他們到你麵館的情形   你興奮得咧   好像小孩看到心愛的玩具</p>
    <p>魚子醬我也吃過   不知是不是這個品牌</p>
    <p>那個扭曲的101 好妙喔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8.gif"/></p>
    [版主回覆09/15/2012 08:17:16]<p>我樂於體驗新的人生經驗, </p>
    <p>拿畫來說, 那就像後印象派的畫風, 是有光影有微風的, </p>
    <p>不想像古典主義那種嚴肅暗陳的色塊, 雖然莊嚴但難以親近, 您覺得呢?</p>
    <p>到這年紀, 還分得出喜歡和擁有是兩回事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 piggy (湛藍)
  • <p>我要先說那個全聯先生擠牙膏的方法太費力, 太搞笑,也太笨了. 每次看到這個廣告都好想拿把剪刀直接穿過電視.</p>
    <p>上台北為什麼要去警察局??  </p>
    <p>在路上看到重機, 第一個念頭就是, 閃遠點~~<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5.gif"/></p>
    <p> </p>
    [版主回覆09/15/2012 08:05:36]<p> </p>
    <p>以前看到重機也會閃, 現在相反, 看到就想辦法靠近:「大哥, 我能不能拍你的車?」</p>
    <p>他很開心咧, 還沒碰過拒絕的, </p>
    <p>當然, 臉上有刀疤.  身上一桿槍. 滿臉殺氣的(像阿諾在魔終結者那樣)就不要了.</p>
    <p>去警察局哦... 調皮亂講的啦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9.gif"/></p>
    <p>全聯先生的可愛就在有一點笨呆的樣子, 嗯, 當初怎麼沒找我?</p>
  • DAPHNE
  • <p>莎子一講到車,真的有點瘋狂吔!</p>
    <p>我好怕那些騎重機的飇車族,相信七匹狼都是温和的狼,和我在路上遇到那些大野狼不同。</p>
    [版主回覆09/15/2012 07:55:15]<p>認識七匹狼之前我也這樣以為, </p>
    <p>後來才發現我弄錯了, </p>
    <p>哈雷一部至少二百多公斤, 它沒辦法騎快(重車界裏愛快的人絕不會買哈雷), 更沒辦法鑽來鑽去, </p>
    <p>外國的不敢說, 但台灣的哈雷騎士一般都是中年以上, 事業有成的人士, 都是自律又重形象的人;</p>
    <p>我反而很怕拔掉消音器的改裝小綿羊(100cc.的那種), 十幾歲的少年仔叫囂砸汽車, 那才嚇人.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 貓姥
  • <p>更正。</p>
    <p>魚翅是被直接割下,魚卵剖腹取出。</p>
    <p>如果已是瀕臨絕種的魚,不讓魚卵繁殖,一下子吃那麼多,有點那個。</p>
    <p>真不好意思批評你的好友。希望能傳達一些愛護動物的觀念。擴及各階層。</p>
  • 貓姥
  • <p>下次你要告訴這些有錢的七匹狼,不要再買魚子醬了。</p>
    <p>如果魚子是像雞蛋一樣被生出來吃他還好,他跟魚翅一樣是被剖腹取出的,很不人道的。</p>
    <p>我看過取鱘魚卵的影片。影片是這樣拍的。</p>
    <p>而且,那種貴族食品,就跟吃魚翅燕窩一樣,你有權力吃,但是感觀不好。</p>
    [版主回覆09/15/2012 09:24:13]<p>您有個可貴的地方, 就是孔子說的「友直」, </p>
    <p>這是天生的風骨, 學不大來的, 所以我一直很高興有您這樣的朋友, </p>
    <p>我呢? 有孔子說的另一個優點:「友諒」卻不知這是不是您讓我當朋友的原因之一.</p>
    <p>鱘魚列人保育動物指的是野生種, 目前已有養殖的鱘魚供應市場, </p>
    <p>這俄羅斯的是野生的還是養殖的我不知道, 大概要問胡天蘭或吳恩文才行, 而我不打算這樣做.</p>
    <p>我有一位朋友後來入了佛門, 他告訴我佛家不主張養寵物, 這是... (內容我就不說了), </p>
    <p>當然有他的道理(每個人看自己都是有理的), 套句佛家語: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 所以我不會把他的心得告訴其他養寵物的朋友, </p>
    <p>所以我也不打算把您的主張告訴別人, 但我留著您的這兩則回應, 讓關心此議題的人有個參考.</p>
    <p>我能理解做和不做的雙方, </p>
    <p>有個知名的環保學者主張不要旅行, 除非用走的或騎單車, 因為汽機車. 飛機全是高污染物, </p>
    <p>我同意, 但我不會勸您不要搭機出國, 因為這樣會助長空污, </p>
    <p>我也還是會出國. 還是會使用汽機車.</p>
    <p>再說恒春的伯勞鳥, 保育人士有禁捕的道理. 而原住民歷代以伯勞為食, 視為上天的恩賜也有道理, </p>
    <p>我個人選擇不吃, 不吃不會如何, 但我不認為原住民吃了就是不對, 其他人要不要吃更不是我的事.</p>
    <p>對我來說, 魚子醬和壽司上的魚卵和東港的油魚子沒什麼差別, 都是殺魚取卵, </p>
    <p>我不覺得吃含卵壽司或烏魚子的人就比吃魚子醬的人‘仁慈’</p>
    <p>當然, 如果朋友在買之前問我的意見, 我會說不用了, 但不表示人家買了就怎樣.</p>